主页 > 国防驱动 >《李筱峰专栏》短命的台北城 盖好 21 年就被拆了 >

《李筱峰专栏》短命的台北城 盖好 21 年就被拆了

《李筱峰专栏》短命的台北城 盖好 21 年就被拆了

台北城于 1884 年完工,是清代完工最迟、建材最讲究的城墙;全城为长方形,是台湾所有城墙中格局最方正的。但却在 21 年后就被拆除了。

台北城建于 1879 年,于 1884 年完工。但是完工的 21 年后(1905 年)就被拆除了!一个偌大的公共工程,只存在 21 年就夭折,比我现在已经住了 40 多年的住宅寿命还不到一半,这是怎幺回事?蕴含着甚幺意味?

从台北城的短命,起码可以看出三个历史课题:

一、满清政权对台湾的不信任

二、台湾的政经重心是先南后北

三、两个外来殖民政权(满清与日本)的格局与眼光的不同。分述如下:

满清政权对台湾的不信任

1684 年,大清帝国虽然正式併吞台湾,但是对台湾并不放心,他们担心过去海盗出没无常、又是郑氏抗清根据地的台湾,会继续聚众反抗,因此治台採取许多防範措施,其中满清政权早期不在台湾筑城,也是不信任政策使然。他们认为,如果台湾的府、县行政中心建城的话,万一被民众佔据了,来自清国大陆的官兵就很难攻破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短命的台北城 盖好 21 年就被拆了

这个逻辑乍听之下很矛盾,因为如果有了城墙,让官兵很难攻破,则台湾民众又怎幺容易佔据呢?莫非满清政府认定他们在台的官兵守城的能力与意志很薄弱?总之,满清帝国领台之后,台湾的的府、县行政中心都没有筑城。

直到 1704 年(康熙 43 年),才在诸罗县建了简陋的木栅城,1722 年,朱一贵抗清事件后,凤山县也建立简单土城(在今左营);隔年 1723 年(雍正元年),诸罗县城才改为土城,且在台南建立木栅城(又 10 年后才在木栅之外植以莿竹)。到了 1788 年(乾隆 53 年),诸罗县城再改建为砖城。至于彰化县城,则是到了 19 世纪 20 年代以后(道光年间),才由莿竹城改建为砖城。其余淡水厅城(竹堑)、凤山新城亦随后改建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短命的台北城 盖好 21 年就被拆了

满清统治台湾的第 190 年,因为 1874 年牡丹社事件的刺激,接受钦差大臣沈葆桢的奏请,1875 年(光绪元年)开始兴建恆春城。而此时,还没有台北城。

牡丹社事件后,才因行政区增加而出现台北府,「台北」的名字此时才出现。再过 4 年才有台北城的兴建。

台湾的政经重心是先南后北

台北城筑城很晚当然与台湾政经中心的改变有关。在台湾史上,台湾政经中心原本在台南。从 17 世纪的荷兰人和郑氏东宁政权,即以台南为政经中心;1684 年满清併吞台湾后,设台湾府隶属福建,府治所在地仍在台南。台南做为台湾政治中心达两个世纪半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短命的台北城 盖好 21 年就被拆了

1860 年台湾被英法的国际条约所迫,开港通商。由于近代茶叶、樟脑油等经济产品带动北部经济的崛起,淡水港开始重要起来,也带动台北的地位提昇。

1875 年台北设府,并于 1879 年(光绪 5 年)起,以砖石建筑台北城,1884 年(光绪 10 年)完工。台北府城乃清代完工最迟,但建材最讲究的城墙;週长 1506 丈,墙高 1.5 丈,雉堞高 3 尺,城墙马道实 1.2 丈;全城为长方形,是台湾所有城墙中格局最方正的,设有东、西、南、北及小南五个城门,其範围在今天中山南路以西、中华路以东、忠孝西路以南、爱国西路以北。

清法战争后(1885 年),台湾设省,原拟以彰化县桥孜图(在今台中市区)为省会,但因为还在建设中,巡抚刘铭传乃暂驻台北。由于赶建铁路绌于经费,刘铭传将建省城的经费挪用于铁路,致使台中省城迟迟无法完成。1894 年继任的巡抚邵友濂奏请改台北为省会,才确立台北成为政治中心的地位。此后日本总督府,和战后来台的中国国民党政府,都继续以台北为政治中心。

两个外来殖民政权的格局与眼光不同

然而台北城完工的 11 年后,1895 年,台湾就割让给日本了。而日本领台的 10 年后,就把台北城拆除了!

中国传统城墙的特徵,就是将一特定区域以墙垣围住,这是从传统战争的防卫观点出发。但是这种观点,从现代都市发展的角度来看,则太保守,有碍都市的长远发展。所以日本领台之后,总督府基于「市区改正」的考量,拆除台湾各地的城垣。所以台北城墙被拆除了,距离台北城完工仅 21 年。

一个耗资不赀的偌大公共工程建设,仅存在了 21 年就拆废了,这正显示两个政权的眼光与性格的不同,以及对台统治的前瞻能力的高低有别。

日本当局虽然拆废了台北城的城墙,但留下东、西、南、北,以及小南等五个城门,以资纪念。可惜这五个城门在国民党来临后,仅有北门还留下原貌,其余四个城门都在经过修复之后,失去原貌,全被改建为中国北方式的城门。古蹟遭此变故,亦足发人深省其背后的含义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