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天文各类 >和味膳食屋‧独创中华口味弁当 >

和味膳食屋‧独创中华口味弁当

和味膳食屋‧独创中华口味弁当许多国家,都有自己独特的便当文化,“便当”这个词最早源于南宋时期,意思是“便利的东西”,便当通常用于午餐与晚餐,让不想在家里开伙又不想洗餐具的人们,直接到饭店买便当,吃完即丢。便当一词传到日本,即变成日语“弁当”,而中国惯称为“盒饭”,香港叫做“饭盒”,台湾早期以闽南语称之为“饭包”,后来受日治时期影响而惯称为便当,来到马来西亚,我们都习惯“打包杂饭”,其实也是便当的一种,却比不上其他国家讲究和美观。“和味膳食屋”就是一间主打中日弁当的专卖店,厌倦了白色宝丽龙的饭盒,来嚐嚐不一样的“弁当”吧!还没有踏入“和味膳食屋”之前,看着招牌上写着“中日弁当专卖店”,脑海中便浮现一幅图画:几个勤快的员工,在柜台后面忙碌地準备着一盒盒美观又好吃的弁当,顾客乖乖地排队等候,而所有弁当就像网站所看到的,白饭放一格,另外有几个小格放着精緻美丽的小菜。踏入和味膳食屋后,我发现我的想像力实在太过丰富,因为和味跟一般的食店没有甚幺分别,同样有个厨房,厨房里有几个厨师在準备食物,水吧是开放式的,有一个员工在沖泡饮料,然后每一个顾客都不用排队,因为只要一坐下来,就有侍应生递上餐牌,点了餐食以后侍应生会捧上桌,吃饱埋单就可以离开了。我对弁当还是有一种情意结,坚持一定非要有个弁当盒不可,打开餐单看着各种各样的餐食,想叫老闆娘温金霞介绍几种特别的弁当,她却一口气介绍了几种中华料理,虽然每一道餐点的名字后面,都加了“弁当”两个字,但没有精緻的弁当餐盒,我还是觉得充其量只是“套餐”而已。一个弁当价格大众化曾经在日本留学生活了十多年的温金霞,还嫁给了日本老公,回来马来西亚后并不像日本媳妇般在自家洗手做羹汤,反而常常到外面解决三餐,不是到餐馆吃饭叫菜就是打包杂饭,生性嘴刁的她,发现在雪隆地区吃饭有两个很大的问题:吃得好一点就很贵,便宜一点就难吃。她说:“在餐馆叫菜吃饭,两个人叫个两菜一汤,50令吉没找,去饭档吃杂饭算便宜,但食物都冷冰冰,也不太好吃。”折衷的办法,就是自己开餐馆,温金霞开和味膳食屋时,就决定将心比心,她不想卖冷冰冰没有感情的杂饭,又不要热腾腾贵死人的中餐,在这两者之间,她想到了居住在日本时期最温暖她心房的弁当,每一个摆设得精緻漂亮的热腾腾弁当,不但能够填饱肚子,一个米饭一个主菜配搭两种小菜还有水果汤水,就算是一个人用餐,也不用陷入只能叫一样菜的窘境。“和味膳食屋是为了方便每一个人,以大众化的价格,让顾客能够吃到不同的食物,由于大马人的口味非常多元化,所以我才想到让和式风味混合中华风味,无论喜欢热辣大炒还是日式弁当的顾客,都可以来和味。”再看看餐单上的价格,一个套餐或弁当,价格都不超过20令吉,的确是大众化的美味!和味三杯鸡温金霞最先介绍的是源自台湾的料理:三杯鸡弁当。喜欢吃台湾料理的人一定对这一道菜非常熟悉,一杯米酒、一杯酱油和一杯麻油煮出来的香嫩鸡肉,九层塔更是三杯鸡中的灵魂,少了九层塔就好像少了些甚幺似的,和味的三杯鸡,是温金霞的独家食谱烹调而来,和一般三杯鸡很相似,却有点差异。“我採用生煲的方式烹调,而且下米酒的时候不可以吝啬,一杯就是一杯,有些餐馆为了节省成本,只下半杯米酒,煮出来的三杯鸡一定不会好吃,三杯最重要的料理元素都下锅后,才把鸡肉放进锅里煮,再上桌前再加点米酒,让米酒锁进鸡肉里,味道就会更加棒了。”独加配方料理煮成三杯鸡以后,温金霞再推荐另一款大马人的最爱:香辣鹹蛋鸡球弁当,顾名思义就是鹹蛋鸡肉,鸡肉切成一颗颗像球状后酥炸,捞起后再加入鹹蛋和其他香料炒,上桌时传来阵阵的鹹蛋香味,但置放久了鸡球就会变硬,没那幺好吃,所以这款弁当,一定要趁热吃。另一款味道和鹹蛋鸡球很接近但我个人却认为更好吃的是“奶油鱼片弁当”,一片片的鱼片酥炸后,再配上温金霞独家配方的料理煮成,每一片鲜嫩的鱼肉,被微鹹微甜的奶油包裹着,而且奶油味道比鹹蛋来得湿润,放入口中奶油化开的香味,让人吃得停不了口。烧鲭鱼弁当配沙律小菜品嚐过3种中华口味的弁当以后,我忍不住提出抗议,坚持要尝试真正的“和式弁当”,温金霞即推荐人气弁当:烧鲭鱼弁当。鲭鱼是日本最受欢迎的家常鱼类,同时也是中国的四大家鱼,鲭鱼的肉质含有较多的脂肪,因此非常适于熏烤的烹调法,最常见的做法做法就是抹点盐就烧烤或煎,煮好后加点柠檬汁,已经非常美味了。和味的做法是烧,肥美的鲭鱼烧得表面带焦,不要急着把微焦的鱼皮去掉,夹着鱼肉一起吃,多汁的鱼肉在微焦的鱼皮混合口感下,味道与众不同,不过要小心注意,鲭鱼有少许小小的骨刺,千万不要误吞。烧鲭鱼弁当放在一个精美的弁当盒,弁当盒内还另外装有沙律和小菜,其中一款类似炸南瓜泥的小菜,南瓜泥被搓成块状后酥炸,淋上自製的酱汁,南瓜泥的甜和酱汁的酸,构成很微妙的口感。自製Teriyaki酱汁除了弁当,“铁板照烧鸡扒”也是和味的人气美食,照烧其实就是和式酱汁Teriyaki,温金霞并不从外购买Teriyaki酱汁,曾在日本生活多年的她,当然知道怎样製作美味的Teriyaki酱汁。她笑着说:“Teriyaki并不难做,但很费工夫,并不是每个人都肯花时间心思去做,除了最基本的Sake清酒和日式酱油之外,我另外也加了一些自己的秘方,让Teriyaki的味道突出酒香和不腻的甜味。”鸡扒被切成小丁放在铁板上,淋上自製的Teriyaki酱汁,夹一块放进口里,发现鸡皮部份竟然是脆脆的,和一般软软的鸡皮有所不同,难怪这道美食如此受欢迎。吃了好几种弁当都是属于饭类,最后一道上桌的终于有麵食了,温金霞介绍的是偏向日韩式的“天妇罗总汇泡菜面”,泡菜麵用的是乌冬面,泡菜汤也是由温金霞独家研发,比一般的泡菜汤来得酸,但却没有太辣,配搭一碟备有虾子、红萝蔔、茄子等等的天妇罗。/副刊‧报导:梁盈秀‧2011.08.25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