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最强生物 >《李筱峰专栏》桃园地名的故事 >

《李筱峰专栏》桃园地名的故事

《李筱峰专栏》桃园地名的故事

地名的背后隐藏着历史的纵深,蕴含着先民生活的痕迹。这一期,我们来到桃园,体会其地名的故事。

从地名看到南岛民族祖先的影子

芦竹有南崁地名,荷兰时代称 Lamcam,为平埔族之中的凯达格兰族「南崁社」。汉字写法分别出现「南崁」、「南嵌」、「南坎」。南崁社后又分出「坑仔社」。

龟山在 17 世纪中叶荷兰统治时代的荷兰户口表出现有 Konroumangh、Cournangh、Kouronangh 地名。到了 1734~4 年(雍正 12~3 年)的《雍正台湾舆图》则出现「龟仑社」地名。这些名称发音,显然有相同来源,为平埔族之中的凯达格兰族社名音译。

桃园在 18 世纪初曾有「虎茅庄」的名称,据说「虎茅」亦係平埔族凯达格兰族语。

中坜一带在荷兰时代的户口表记载有 Kipas/ Kibabbe/ Kypabe 的地名;清领时期 1685~1704 年间绘製的《康熙台湾舆图》出现有「之巴」社;1762~1765 乾隆年间绘製的《乾隆台湾舆图》则写成「芝巴林」社,这些名称都是同源的凯达格兰语音译,是平埔族的凯达格兰族的社名。

八德一带在荷兰时代的户口表有 Sousouly/Soulaleij/Sausaulij 的地名,对照第一部台湾志书,高拱乾的《台湾府志》中出现有「霄里社」名,以及前述的《雍正台湾舆图》中的「霄里社」,都是相同来源的凯达格兰族语音译,这是凯达格兰族社名。所以现市内仍存有霄里里。

大溪,旧称大姑陷、大姑崁、大科崁、大嵙崁,也是平埔族凯达格兰族语。

从以上地名可以知道,桃园和台湾其他各县市一样,早就住着许多南岛民族的先民,他们都是我们台湾人的部分祖先。

反映移民拓垦及生业

桃园原称「桃仔园」,因 18 世纪中叶垦户遍植桃树,故称「桃仔园」。1829 年(清道光 9 年)清代印行的《东槎纪略.卷三.台北道里记》出现了「桃园」一词。为原地名「桃仔园」去「仔」字后称之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桃园地名的故事

八德旧称「八块厝」,18 世纪清乾隆初期原有八户人家的闽、客移民到此居住下来,分别有谢、萧、邱、吕、赖、黄、吴、李等八姓,每姓各筑一屋,故得「八块厝」之名。

平镇以前曾称「广兴」,1744 年(清乾隆 9 年)广东嘉应州客属移民宋姓与戴姓二族进入开垦,开拓荒埔有成后,因是广东移民兴业,故称「广兴庄」。所以现在市内仍存有广兴里地名。

新屋地名,源自于汉语族移民拓垦初期,常遇到平埔族人出草,乃放弃原来住屋另谋此地建筑新屋;另一说法,广东惠州府陆丰县移民范集景与妻雷氏生一子,名范文质。范集景早死,其妻携孤子范文质改嫁姜同英。范文质成年后娶妻生五子,五子为感念姜同英养育其父之恩,均将其姓冠以二姓,成为「范姜」複姓。1751 年(乾隆 16 年)范姜五兄弟前来本乡开垦。1854(咸丰 5 年)范姜家族兴建规模宏大之祖堂,乡人指为「起新屋」。

龙潭旧称「菱潭陂」,先民在拓垦之初,以其低洼之地,汇积溪流之水而成水陂,时日渐久,野菱蔓生,称之「菱潭陂」。

看到地势环境、地表景观

大园旧称「大坵园」,福佬话称旱田为「园」,水田为「田」。大坵园即一大块旱田的意思。

中坜旧称「涧仔坜」或「涧仔力」。「涧」指山挟水,描述二溪之状态(老街溪和新街溪二大溪流之间)。中坜的称呼则大约在 1871(同治 10 年),意指在竹堑及淡水间之坜地称之中坜。

今复兴区旧名曾称「角板山」,台湾首任巡抚巡抚刘铭传来到本地北部,见大嵙崁溪支流诗朗溪两岸河阶平坦如板,其北方又有突山之山峰如角,乃称此地为角板山。战后 1947 年改制为新竹县角板乡 ; 1950 年改制为桃园县角板乡。

观音旧称「石观音」,1860 年有黄姓农民拾得一天然石块,酷似观音菩萨,称之石观音。举人黄云中等感念神恩建寺,初称福龙山寺,后又在拾获石观音之处发现涌泉,乃改名为甘泉寺。此地也因该寺石观音而名之。

大溪因为位于大科崁溪岸的重要市镇。

杨梅旧称「杨梅坜」,1787(乾隆 52 年)汉人沿着社子溪进入今杨梅盆地开垦时,见附近一带长满杨梅树,因而以「杨梅」来形容此小盆地(坜)。

芦竹旧名「芦竹厝」,芦竹为芦苇的一种,高度数尺长,叶细长且尖,形状似竹。1821~1850 年(清道光年间)垦民在芦竹繁茂之地建村(另一说,以芦竹茎编盖的住屋)而得名。

郑氏部队扎营之处

芦竹有营盘村,郑氏政权时期在今五福宫前后附近扎营招佃开屯,所以今天该地有营盘村(五福宫即创建于郑氏政权时期)。

地名显示族群特色

闽南语称房屋叫「厝」,客家人称「屋」。「厝」与「屋」是区分福佬与客家聚落的指标。所以「芦竹厝」是福佬人(闽南移民后裔)聚落;新屋则是客家村。又如平镇曾有「宋屋」,由于来此开垦的广东嘉应州客家人移民多为宋姓,故习称此地为「宋屋」,现市内仍存有宋屋里地名。

再者,「坜」为客语,指四周围较高的丘陵,中间有溪谷流水所经过的小盆地,亦即凹下之坑谷。所以,中坜、内坜、杨梅坜等地,皆为客家人较多的地方。又如 18 世纪中叶以后桃园地区已逐渐发展成二大聚落,除「桃仔园」外,还有「涧仔坜」,看此地名即可知是客家人较多的地方。

地名的雅化、吉祥化

曾经叫做「菱潭陂」的地方,因「菱」与「灵」同音,故而出现「灵潭陂」的称呼;再因「灵」与「龙」的闽南语泉音及客语发音相近,最后发展成「龙潭」。

平镇曾称安平镇,清乾隆初期的移民为防御盗匪及原住民袭击,在交通要道处搭建守望寮,故曾称「张路寮」(「张」为张望之意,「路」为道路,)。1760 年(乾隆 25 年)设置「张路寮」后治安转佳,改名「安平镇」,取平安无事的吉祥之意。

日治时代更改的地名

我们知道 1920 年台湾地方改制,日本殖民当局顺势更改台湾各地的地名:

「石观音」改为「观音」。「大坵园」改称「大园」。

「八块厝」去「厝」字后称「八块」。「安平镇」去「安」字后称平镇(以与台南市安平有所区别)。

「杨梅坜」改称「杨梅」。「芦竹厝」改称「芦竹」。龟仑社旧名,改为「龟山」庄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桃园地名的故事战后出现的政治性或道德性的地名

战后国民党政府的性格,可以从地名的更改看出,例如:

「八块」取同音雅字,及四维八德之意,改名「八德」。

大科崁溪改名「大汉溪」。1954 年将泰雅族的角板乡,改称「复兴乡」。

显示偏好道德教条及大汉沙文主义的色彩,这种色彩在其他县市仍可以找到相同的印证。

《李筱峰专栏》桃园地名的故事以地名认识台湾
    作者:李筱峰出版社:远景出版日期:2017/12/27博客来购书三民网路书店购书读册生活购书

上一篇: 下一篇: